<sub id="fhz1x"></sub>
        <address id="fhz1x"></address>

          
          

              <sub id="fhz1x"></sub>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中國紡織業5萬億規模下存在多大機會?

              2020-04-03 09:24 物聯傳媒

              導讀:2018年,中國紡織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超過5萬億元,占制造業主營業務收入的5.9%,實現利潤總額2766.1億元,占制造業比重的4.9%。

              萬億級的市場規模

              先看一組數據,援引自中國紡織機構協會副會長侯曦在2019國家制造強國建設專家論壇上的演講:

              2018年,中國紡織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超過5萬億元,占制造業主營業務收入的5.9%,實現利潤總額2766.1億元,占制造業比重的4.9%。

              當年中國紡織業出口額占全國商品出口額的比重為11.1%,全行業凈創匯達到2501.9億美元時,紡織業凈創匯能力突出,貢獻了71.1%的比重。

              此外,中國全球第一紡織品生產國和出口國的地位常年未被撼動,出口額大約占全球的1/3。

              大量的歷史數據足以表明我國紡織業的雄厚實力,作為“衣食住行”四大要素的第一位,紡織業長期在國民經濟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1972發行的第三套人民幣伍角券的正面主景是一個紡織車間,幾名紡織女工正在車床前工作

              圖片來源于藏品官方

              到如今,國家正在加快推動有關工業互聯網的建設,因為工業各細分場景發展模式和領域知識不盡相同,紡織業作為制造業的關鍵組成,自然被拎出來單獨分析,包括《紡織工業“十三五”發展規劃》中明確了我國紡織業要整體保持較快增長的目標。并且根據市場調研,工業互聯網服務提供商大多選擇了紡織業作為重點聚焦領域,預示著其中較大的發展空間。

              產能極分散,頭部公司市占率不足1%

              中國紡織業在全球范圍內保持領先地位的原因,與國內完整的紡織產業鏈不無關系。

              以服裝用紡織制造為例,上游的纖維等原材料在紡紗廠紡成紗線以后,轉到中游的織布廠進行織造、印染廠進行印染,繼而以成品布的形式在市場中流通并轉到下游的成衣廠,最后由成衣廠生產并供貨給服裝品牌,比如熟知的優衣庫、NIKE、阿迪達斯等。

              傳統紡織產業鏈(以服裝用紡織制造為例)

              圖片來源于物聯傳媒

              有統計數據顯示,我國紡織業截至2019年11月有18305家企業單位,其中存在大量中小規模企業。數量是動態的,僅供參考,但由此可以挖掘出紡織產業的組成特點:集中度不強,市場極度分散。

              根據華興資本此前整理的一份數據:

              在紗線制造領域,上市公司如百隆東方、華孚時尚2018年的紗線營業收入分別約57.3億元和72.2億元,市占率均不足1%;

              在坯布生產領域,頭部公司魏橋紡織2018年的坯布營業收入約60億元,在萬億級的坯布市場中,市占率同樣不足1%;

              在印染領域,國內印染布產能最高的江蘇盛虹集團和航民股份僅占全國總產能的約4%和2%;

              在服裝制造領域,市場上大約有40萬家服裝制造廠,規模以上(年主營業務收入在2,000萬元以上)的廠家數量占比僅約5%,且位于龍頭的申洲國際,2018年公司年營收占市場總額依然不足1%。

              老問題與新麻煩同時涌現,紡織企業面臨生死大考

              老問題指的是行業本身的短板,新麻煩指的是日益變化的產業環境。

              如上所述,紡織行業市場高度分散,大大小小的工廠各自為營,技術裝備落后,信息化程度不高,創新能力不足,產品同質化嚴重,毛利也低,整個行業一定程度上缺乏產業鏈上下游的產能協同能力。

              如今讓老問題暴露更明顯的,是產業環境的變化。

              首先是市場的需求量發生變化,紡織業從增量市場變成了存量市場。在增量時代中小紡織企業通過人海戰術,盡管使用粗放式的生產模式,還是能夠獲得大量盈利。但隨著下游需求的疲軟,粗放式的經營方法在存量時代很難行得通了,中小企業供大于求、積壓庫存的現象時有發生。

              其次是個性化需求開始涌現,小單快反成為趨勢。來自需求端的變化往往帶給供給側巨大的壓力。根據行業披露,近年來中小紡織企業萬米以上訂單的數量顯著減少,而幾百米的訂單數量卻迅猛上升,傳統先生產后銷售的運作模式存在缺陷,需求端給企業提出了柔性生產、快速生產的挑戰。

              再次是成本飆升的問題。傳統紡織企業以勞動力密集為特色,早期國內廉價的勞動力幫助獲得了業績增長,但隨著近年來人工成本的持續上升,企業甚至出現了用工難、招工難的情況,紡織企業正常運營的成本越來越大。

              以及國際環境正在影響紡織品的出口外貿。排除中美貿易戰帶來的影響以外,受國內勞動力成本上升和出口優惠政策的影響,一些盈利不高的中低端產能向海外轉移的趨勢在所難免,同時東南亞、南亞也在加大從國內爭搶市場份額的力度,部分下游訂單開始外流。再由于今年疫情的沖擊,全球對紡服及棉織品的需求正在下滑,紡織訂單的增長開始乏力。

              參考微笑曲線,國內紡織產業更大程度位于中段位置,附加值或者說利潤率都比較低,未來主要任務是朝技術、專利,以及品牌、服務等高附加值的方向演進。

              “微笑曲線”是由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先生提出的

              實際上在全球范圍內也有可循的經驗。如今發達國家已經基本沒有傳統紡織業了,但最早紡織業起源于英國,并且隨著國家發展,低附加值部分先后轉移到了美國、日本、亞洲新興國家、中國、以及正在有往東南亞轉移的趨勢。此時國內紡織企業抓住機會轉型升級最為重要。

              產業互聯網興起,突破瓶頸的思路

              既然缺少產業鏈上下游的協同,行業龍頭企業申洲國際聚焦中下游,業務范圍覆蓋了面料制作、印染和成衣多項縱向一體化流程,在縮短產品交期上效果顯著,公司議價能力和毛利率都因此提升。但這種模式需要重資產投入,對于營收規模較小的中小型企業來說不敢奢求。

              目前,業界不少第三方公司正在提供多樣化的服務模式賦能廣大紡織企業。

              2019年9月,智布互聯宣布完成1億美元C輪融資,由騰訊和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寬帶資本跟投。該公司通過物聯網以及云端ERP的數據共享,自主研發紡織行業MES系統,完成紡織生產過程的信息化和數據管理;同時平臺上接入N家紡織產業鏈環節的企業,包括成衣廠、織布廠、印染廠等,一方面集中獲取成衣廠訂單,另一方面采用智能調度排期等手段,提高產業上下游的對接效率和產品生產效率,降低目標客戶的采購成本和縮短交付周期。據悉,智布互聯已于2018年完成了千萬元級別的規模化盈利。

              2019年12月,紡織品B2B平臺百布宣布完成D輪融資3億美元,成為迄今中國紡織布料領域最大一筆單輪融資。百布有兩大業務板塊,分別是連接上游坯布廠及一批商,共同打造坯布生產智能云工廠,以及連接一批商與下游中小服裝制造廠,共同建立行業優質成品布交易平臺。根據數據,百布2019年全年實現近百億銷售額,行業上游生產環節的AIoT設備已鋪設織機超10萬臺,系統化覆蓋全行業織機產能約8%,并已覆蓋行業70%的成品布一批商和產品品類。預計2020年百布AIoT設備覆蓋織機數達40萬臺,行業織機產能覆蓋率超過26%。

              智布互聯和百布是受資本和同仁關注的兩家典型企業,他們為客戶解決問題的思路有殊途同歸的地方:

              一是面向中游布廠,幫助增加訂單數量和優化生產排期;

              二是面向下游成衣廠或服裝品牌,幫助縮短交付周期、降低采購成本。

              再追究下去,要做的事情便落實到設備智能化、供應鏈協同、行業數據模型的建立與數據分析上,此外國內紡織產業面臨環保政策的收緊,如果能幫助企業優化能耗環保管理也不失為一條路徑。

              由此看來,國內紡織產業的互聯網轉型之路還處于初級階段,產業仍有較大的改造空間。

              至于它是否會因為「加快發展工業互聯網」這一政策而迎來騰飛期并誕生擁有巨大體量的第三方公司,不妨拭目以待。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