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hz1x"></sub>
        <address id="fhz1x"></address>

          
          

              <sub id="fhz1x"></sub>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公司樓下的瑞幸賣瘋了,物聯網+新零售背后的資本狂歡卻要收場了?

              2020-04-07 09:35 iot101君
              關鍵詞:物聯網新零售

              導讀:4月3日,瑞幸訂單高峰時期,App崩了。

              4月2日下午,根據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委員會提交的文件顯示,在審計公司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財政年度綜合財務報表期間,一些問題引發了該公司董事會的關注。公司內部調查結果發現,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與偽造交易相關的銷售額約為22億元人民幣。

              “瑞幸App打不開了!”

              和同事一起吃過午飯,下午時光配上“小藍杯”是一天的“標配”,特別因疫情剛復工,瑞幸還送了打折券。

              但今天的App似乎與“組織”斷開了連接,手機上不能下單,帶著瑞幸Logo的圓圈還在努力加載著……

              我原想著是因為信號不好,就放棄了購買的念頭,去某24小時便利店買了杯平時喝的茶,可路過樓下瑞幸門店的時候才發現,今天門店里等待的顧客似乎是平常的好幾倍,平時在門口嬉笑的配送小哥們也儼然換了一副狀態,火急火燎的在門店里進進出出……

              很難得見到剛復工就有餐飲店像這樣“門庭若市”的場景,店里面新增訂單的提示音還在不斷的響著,不大的柜臺前兩三個忙碌的身影還在勾兌著熱咖啡、冷飲,想來也是App被擠爆了……

              在等待著咖啡的顧客似乎并沒有什么不耐煩,反而嬉笑著說些“薅羊毛”、“股價”、“做空”之類的詞匯,順便還對著瑞幸的Logo指指點點。

              好像“小藍杯”一夜之間成了“民族英雄”……

              今天,瑞幸的優惠券必須花掉

              昨天(4月2日)下午,根據瑞幸咖啡向美國證券委員會提交的文件顯示,在審計公司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財政年度綜合財務報表期間,一些問題引發了該公司董事會的關注。公司內部調查結果發現,瑞幸去年二季度至四季度,與偽造交易相關的銷售額約為22億元人民幣。

              瑞幸公司內部同時宣布成立特別委員會,以對此問題進行內部調查和監督。目前包括瑞幸咖啡董事兼COO(首席運營官)劉劍,及其相關的幾名下屬已經被證實存在某些不當行為,包括捏造交易。相應的,特別委員會也對他們做出了暫時處理,對相關人員進行停職處分,對已查明的相關合同和交易不再履行。

              受此公告影響,瑞幸咖啡的美股股價在盤前出現“斷崖式”下墜,跌幅超過80%,收盤價從昨日的26.2美元如瀑布一樣一路下跌。開盤后40分鐘,瑞幸咖啡直接觸發了五次熔斷,這節奏,連前幾天的美股都甘拜下風。

              截至收盤,瑞幸咖啡下跌75.57%,報6.40美元,市值為16億美元,市值蒸發50億美元(約人民幣350億元)。

              公司市值蒸發,管理團隊身價跟著縮水。根據2月14日SEC文件顯示,瑞幸咖啡第一大股東陸正耀、郭麗春夫婦持股占比為23.9%,第二大股東錢治亞持股占比為15.4%。截止收盤,兩大股東身價總值已縮水近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30多億元。

              一夜間,“小藍杯”就像它代表的顏色一樣,變成憂郁的了。

              自信到打臉,僅僅兩個月

              在此之前,外界還在期待瑞幸瑞幸咖啡發布公司第四季度的財報。去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對應的營收為9.01億元和15.4億元,第四季度預期在21-22億元左右,相比較而言,這是一個值得期待的數字。

              但沒想到的是,22億元不是預期中的財報數字,反而是瑞幸咖啡“自爆”的一顆“炸彈”。“驚喜”到“驚嚇”僅僅一夜之間,但噩夢的種子卻早已經埋下。

              事情回到1月31日,北美資本市場一家名為“渾水”的公司公布了一份關于瑞幸咖啡長達89頁的匿名報告,這份報告的分量之重,很難不讓人引起關注。報告制作者為了完成這份“證據”可謂費盡心思、耗盡心力,制作者總共派遣了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獲得了2.5萬張小票、1萬多小時門店錄像以及大量的內部微信聊天記錄來證實“瑞幸造假”。

              報告內容稱,瑞幸咖啡從2019年第三季度開始捏造財務和運營數據。具體來看,瑞幸咖啡每家門店的日平均銷售量在2019年第三季度虛增了69%,在第四季度虛增了88%。每家門店的實際損失在27.4%-28%左右,門店不僅沒有實現“整體盈利”,反而還在持續的高虧損。相應的在第三季度的廣告支出中多報了150%以上,而這部分多報的被重新用于欺詐收入和店面利潤,最終該季度門店的營業收入被夸大3.97億元。

              渾水報告一出,瑞幸咖啡當日股價盤中便跌超26%,收盤跌收10.7%。

              但是,2月3日瑞幸咖啡還自信滿滿的做出回應,指責報告論證方式不當,直言其論證不僅毫無根據,還存在惡意揣測、惡意指控的目的。

              然而,“霜雪”還未完全褪去,瑞幸就著急忙慌的引爆自雷了。

              中國首家物聯網+新零售店的巔峰與低谷

              瑞幸咖啡丑聞刷屏后,除了大家討論“瑞幸還能幸運下去嗎”以及“手中積攢的優惠券還來得及消費嗎”這類問題之外,似乎忘記了瑞幸咖啡作為國內首家自稱物聯網+新零售的玩家,可能就要因此而被唱衰了。

              瑞幸咖啡有很多標簽,咖啡在中國的普及者、星巴克挑戰者等等,而讓人耳目一新的則是物聯網+新零售的領跑者。

              瑞幸咖啡與其他實體咖啡店的不同之處在于,瑞幸咖啡打造的是“數據咖啡”,通過App下單,從而獲取用戶數據,并且去深耕數據的價值。瑞幸咖啡當然也在眾多公開場合表示,瑞幸咖啡與傳統咖啡品牌的不同之處在于強大的技術和數據能力。

              在瑞幸咖啡的門店中有四類店型:旗艦店(ELITE),悠享店(RELAX)、快取店(PICKUP)、快閃店(FLASH),這些門店均為直營門店,大的有一百多平方,小的只有十幾平方,切入的主要場景是辦公場景。

              今年1月份,瑞幸咖啡又推出了無人咖啡機“瑞即購”和無人售賣機“瑞劃算”,融入到出行、娛樂、休閑等場景中,在機場、火車站、醫院、學校等場所都能見到瑞幸咖啡的身影。

              這種線上線下的結合方式,為瑞幸咖啡后臺數據提供了強大的支持。瑞幸咖啡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郭謹曾經表示,對于傳統餐飲門店來說,店長每天最頭疼的是要賣出多少訂單,而瑞幸咖啡所有訂單均出自于“機器”,全自動化的系統會預測出第二天能賣出的咖啡訂單。

              同時,在機器設備上,瑞幸咖啡還下了血本,通過開放接口,運用物聯網技術對全國幾千家咖啡店的咖啡機、員工操作過程等進行監控,一方面去保證每臺“昂貴的機器”正常運作,一方面也去滿足瑞幸咖啡打開中國市場的戰略——低價、高品質,讓每個中國人愛上咖啡。

              可以說,瑞幸咖啡的機器、數據和物聯網構成的體系,從技術層面講成功地讓瑞幸咖啡在高端咖啡品牌領域立足,同時也幫助瑞幸咖啡在短時期內實現了線下店鋪的擴張、擴張、再擴張。到2019年底時,瑞幸咖啡直營門店數便達到了4507家,成為國內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成為通過物聯網+新零售進行實體行業轉型的標桿。

              然而,技術背后畢竟也是一場資本的游戲,如今瑞幸咖啡自曝丑聞無疑使其跌入了低谷,物聯網技術始終沒有監督到公司運營管理層,最后還是由COO劉劍一人扛下了所有……

              參考資料:

              1.《瑞幸今天生意特別好》,量子位

              2.《盤前跌去80%,盤后五次熔斷!瑞幸驚天大騙局曝光:COO內部造假22億》,雷鋒網

              3.《盤前暴跌84%!瑞幸稱COO偽造22億銷售額》,華爾街見聞

              4.《被暴打的瑞幸:自殘式造假和畸形補貼下的億萬巨坑》,AI財經社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