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hz1x"></sub>
        <address id="fhz1x"></address>

          
          

              <sub id="fhz1x"></sub>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工業互聯網的“大水”里,能否誕生BAT這樣的“大魚”?

              2020-03-24 09:21 iot101君

              導讀:如果用一個詞形容工業互聯網的美好未來,可謂是“水大魚大”,甚至很多人看好在這一領域誕生新型 BAT 的潛力。“水大魚大”這個詞的“發明權”歸屬于經濟學家周其仁,含義是指市場大了,需求被激發,就有機會出現高市值的大企業。

              3 月 20 日,工業和信息化部印發《關于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

              通知中提出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拓展融合創新應用、加快工業互聯網 IIoT 試點示范推廣普及、加快壯大創新發展動能、加快完善產業生態布局和加大政策支持力度等 6 方面 20 項措施。



              最近一段時間,工業互聯網頻繁被上層“點名”——2 月 21 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要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3 月 4 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作出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部署…

              這一系列“點名”的背后有其深層次原因。

              因為工業互聯網、5G、數據中心等數字基建正在日益成為新基建的“底座”。它們既是基礎設施、又是新興產業,既有巨大的投資需求、又能撬動龐大的大消費市場,乘數效應、邊際效應顯著。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是兼顧短期刺激有效需求和長期增加有效供給的優先選擇。

              在文章《中央政治局會議重點點名的“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數字基建”時代的核心》中,我曾分析工業互聯網是一個統稱,其中涵蓋兩個重要板塊,工業物聯網和產業互聯網:

              工業物聯網:側重于平臺能力,提供共性的數字基礎設施,核心競爭力在于技術能力,比如平臺的承載能力、通用性和可擴展性。

              產業互聯網:側重于應用能力,提供各個垂直行業的應用服務與產業鏈運營能力,核心競爭力在于業務方面,包括垂直行業的專業知識和運營水平。

              如果將視角進一步擴展到全球,工業互聯網是難得一見的高速增長領域。

              根據 IoT Analytics 在報告《IIoT Platforms For Manufacturing 2019~2024》中的最新預估,2024 年全球工業互聯網的支出將從 2018 年的 16.7 億美元,增加至 124.4 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 CAGR 可達 40%。

              用一個詞形容工業互聯網的美好未來,可謂是“水大魚大”,甚至很多人看好在這一領域誕生新型 BAT 的潛力。

              “水大魚大”,這個詞的“發明權”歸屬于經濟學家周其仁,含義是指市場大了,需求被激發,就有機會出現高市值的大企業。

              按照以往的經驗,哪里的水量上漲,哪里就會冒出新的大魚。不過,由于工業互聯網的某些特性,過去的經驗或許無法照搬。

              如果將工業互聯網催生的強大國內市場比喻成水源,工業互聯網企業比喻成水中之魚,從現狀分析,簡單的政策激勵,市場中最具代表性和活力的廣泛中小制造企業不一定買賬。

              工業互聯網目前存在的是一個個孤立的“魚缸”、“池塘”,魚苗們在高速成長的同時亦須倍加呵護,距離“水大魚大”的狀態還要跨越不小的鴻溝,跨越過程中需要破解很多難題。

              天下難題,常常內在就包含著答案。這篇文章我們繼續圍繞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來討論:

              在目前的形勢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格局會發生哪些變化?哪些領域的市場需求最先被激發?

              很多企業紛紛發布了 2019 年的財報,結合最新數據進行分析,工業互聯網企業的成長情況如何?

              當工業互聯網的水位快速上漲時,如何更好的打消制造企業的顧慮,創造“水大魚大”的適宜環境,充分激發市場需求?

              01、下沉到深水區,打造新型產業集群



              經過過去幾年的探索,工業互聯網進入了靠實力、看效果、憑價值說話的階段。

              大家意識到想要做好工業互聯網,并不是一個純技術就能解決的事情。技術只能解決其中很小的一個方面。

              在工業互聯網的建設過程中,原地踏步的例子不在少數。

              很多人做數字化轉型的項目,你會觀察到他永遠都在做試點,做完一個試點再做一個試點。

              為什么?

              因為只做一個試點,很難一勞永逸的改變企業管理者的觀念。

              往往是管理者先有了正確的觀念,認為數字化是企業轉型必經之路,工業互聯網是有效手段,然后通過試點來印證這個理念是對的。失敗的那些案例,往往是試點項目沒法串聯起來。沒法統一在一起為制造企業創造可復制性的可以放大的價值,所以只好不停再做試點。

              過去兩年,根據工信部的信息,在全國范圍內遴選出了 153 個優秀典型示范項目,初步形成了地區、行業、企業協同推進的態勢。

              之后工信部組織了對包括試點示范企業在內的 170 家工業互聯網企業進行的調查摸底,有 100 家企業主營業務收入連續 3 年實現增長,平均主營業務收入 2016 年 -2018 年年均增長率為 18.4%。

              在 2020 年,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逐步進入了深水區。怎么把前期積累的示范項目的優勢,進行“從點到面”的有效規模化復制,輻射到更多企業?

              只把看不見的數據通過大屏幕展示出來,過去能在展會上博得眾多關注,但現在變得遠遠不夠,工業互聯網需要在產業精細管理之處創造價值。

              西門子物聯網服務事業部總經理朱驍洵跟我講過一個很有趣的例子。他在團隊內部經常以“炸油條”的鋪子舉例。他跟團隊講:你先別去考慮自動化是什么、工業互聯網是什么,先通過數字化手段,來評估“炸油條”這種形式產線的效率。評估效率可以讓你發現這些環節是不是真的緊扣資產利用率,員工利用率是不是最優?如果效率能提升,就是數字化帶來的價值。

              就在這樣一點一滴的實踐中,各種企業根據前期經驗摸索出了工業互聯網從點到面的快速復制和發展的路徑,大致可以分為三種:

              第一種:提供綜合性工業互聯網平臺和能力。

              這類企業能夠提供多種通用性能力對外廣泛賦能,并且能提供跨區域、跨行業的應用和服務。

              作為其中的代表,工信部發布的“2019 年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中提到的 10 家企業,對國內工業互聯網界來說應頗感熟悉。

              第二種:提供區域性工業互聯網平臺和能力。

              在不同的區域和維度中,用戶的需求不同,這決定了企業提供的業務將會不同。

              這類企業往往同時具有綜合性服務的能力,還能根據不同區域的特色需求,比如港口外向型城市、經濟開發區和高新區、制造業密集區等,實現差異化和定制化。

              典型的代表比如阿里云和騰訊云。

              阿里云 IoT 在重慶建設的“飛象工業互聯網平臺”,計劃在 3 年內將接入 100 萬工業設備,5 年內將助力重慶 4000 家制造企業實現“智造”,打造工業互聯網的“重慶標準”。

              2019 年底,阿里云 IoT 宣布將以飛象工業互聯網為基礎,聯合淘寶天天工廠共同推出 C2M 用戶直連制造模式,為重慶的食品電商企業全面數字化賦能,幫助工廠拓寬商業機會。

              騰訊云對全國 108 個工業強市進行了梳理,有選擇性地挑選 20 個區域構建工業互聯網平臺。目前,騰訊云已經在煙臺、西安、張家港等多個地區搭建了工業云平臺,此外還有 4 個正在交付過程當中。

              第三種:提供垂直產業鏈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和能力。

              這類企業往往深耕某一個行業,具有深厚的工藝知識和行業積累,圍繞自己的核心優勢向整個產業鏈作延伸。

              典型的代表比如智布互聯和糧達網。

              智布互聯是一家為面料貿易提供大數據驅動方案的企業,在 2019 年 9 月完成了 1 億美金的 C 輪融資。本輪融資由騰訊和紅杉資本聯合領投。

              智布互聯的主要業務是為面料提供數據驅動方案,致力于發展紡織云工廠。他們通過“互聯網+紡織”思維打造共享紡織工廠產能資源新行業模式,推動傳統紡織制造加入互聯網共享經濟公司。

              糧達網是中糧集團和招商局集團共同成立的產業互聯網平臺。截至 2019 年 12 月 25 日,糧達網累計注冊交易商 6835 家,實現大宗農糧線上交易 6120 萬噸,糧食運輸總量 1800 萬噸,供應鏈金融服務 500 億元。

              農糧行業的數字化發展處于初級階段,糧達網在“互聯網+農糧”的道路上探索了 5 年,打造了以線上競價交易為主,線下就近交收,提供全程金融、物流和信息服務服務的商業模式。

              除了上述三種路徑之外,隨著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進入深水區、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提上日程,漸漸第四種愈發下沉、顆粒度更細、聚焦精準的發展路徑加速浮現,并有可能最先受益:

              下沉的第四種路徑:圍繞精準產業集群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和能力。

              無論是一個區域,還是一個垂直行業,其背后都可能涉及成百上千家工廠和企業,產業鏈條很長、需求非常復雜,隔行隔區如隔山。對一家工廠進行數字化改造尚且不容易,更何況面對如此眾多的企業和如此碎片化的需求,很難通過一套打法搞定,工業互聯網建設的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

              在區域和產業之間,把握精準網格點,是一種另辟蹊徑的做法。這些網格立足于產業集群,也就是那些產業優勢效應明顯的地域。這些地方既有自發性的市場內生需求,又有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持。

              從 2019 年開始,很多企業發現了產業集群的優勢,觸發了新一輪實踐,將傳統企業聚集區通過工業物聯網技術,改造為新型產業集群。

              中國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制造大國,是靠人工在解決制造業這些最難的技術問題。很多偏偏是自動化最沒法解決的問題、工業機器人最不能解決的問題,這些企業用人力進行了完美的實現。

              人是這個世界上最聰明的機器,就算最厲害的企業,其實也會有非常“傳統”的生產場景。在工業互聯網的實施過程當中,如果非要等到這些技術問題都能被新一代的機器人算法解決的話,并不現實。

              這些自動化水平不高的行業,工業互聯網恰恰是幫助他們提升效率的好手段。

              第四種路徑的代表已有很多,典型的比如步科、云鏑、浪潮和樹根互聯。

              成都的郫都區把以郫縣豆瓣為核心的食品飲料集群,作為全區的支柱產業。深圳步科與阿里云一起,對其中 10 余家企業進行數字化、智能化改造。比如楊國福、品品、滿江紅等企業,與步科合作,開啟了數字化改造的進程。

              步科產銷通是一款云協同制造方案,幫助企業實現工業互聯網與消費互聯網的融合。一方面,步科通過為特賣商家提供產銷通 SaaS 軟件,幫助工廠實現數字化轉型升級,提高效率;另一方面,通過對接天天特賣平臺,打通銷售端與制造端,輕松實現企業產銷協同。

              廣東像陽江的五金、廉江的小家電、中山的燈具和鎖具等等,都是大量的中小企業產業集群。云鏑智慧是中國聯通與金蝶集團合資組建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公司,我們以云鏑為陽江五金刀剪工業云平臺為例。

              云鏑在陽江調研了 70 多家五金刀剪企業,每家企業都存在著大量的手工流程,它的產值占了全球 60%以上。對于這些中小企業而言,單靠自己做數字化轉型,一次性投入成本會很高,所以云鏑提供輕量級服務給這些企業,用月租或者年租的方式,來幫他們上云上平臺做轉型。

              山東的滕州有“中國中小機床之都”之稱,截至 2018 年底共有機床企業 750 余家,年產各類機床 10 萬臺。這里聚集了大量中小企業,滕州鉆銑床產量占到全國總產量 80%,但大部分是低端機床,智能化程度不高。在當地規劃中,到 2022 年機床產業要成為滕州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支撐點。

              魯南機床、威達重工等多家滕州機床龍頭企業與浪潮簽署協議,以浪潮云 In-Cloud 工業互聯網平臺為基礎,圍繞機床設計、生產、銷售和售后服務構建了滕州機床云平臺。通過大數據研發的新型機床出口價格 60 萬元 / 臺,比老產品價格高出了足足一倍。

              樹根互聯在廣東湛江為廉江小家電集群實施的改造,也是第四種路徑的一處典型縮影。在物聯網智庫的《為什么說產業集群的轉型升級離不開工業互聯網平臺?》一文中有詳細介紹。

              這種路徑中,企業圍繞新型產業集群,構建工業互聯網能力,提升產業數字化水平,同時又可以反哺和增強產業的聚集力,形成良性循環。

              工信部在《關于推動工業互聯網加快發展的通知》中,也強調了新型產業集群的作用:

              “增強工業互聯網產業集群能力。引導工業互聯網產業示范基地進一步聚焦主業,培育引進工業互聯網龍頭企業,加快提升新型基礎設施支撐能力和融合創新引領能力,做大做強主導產業鏈,完善配套支撐產業鏈,壯大產業供給能力。鼓勵各地整合優勢資源,集聚創新要素,培育具有區域優勢的工業互聯網產業集群。”

              02、商業模式加速驗證,IIoT 企業答卷如何?



              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 2019 年發布的數據顯示,全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平臺超過 70 個,平均工業設備連接數達 69 萬臺,平均工業模型數突破 1100 個,平均工業 APP 達到 2120 個。

              根據工信部的規劃,下一步將推動重點平臺平均支持工業協議數量 200 個、工業設備連接數 80 萬臺、工業 APP 數量達到 2500 個。

              工業互聯網領域沉淀的如此大量的設備數據和工業應用,如想轉換成真正的價值,還得體現于商業模式驗證的能力。

              在文章《中央政治局會議重點點名的“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數字基建”時代的核心》中我曾提及工業互聯網的若干種創新商業模式。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 IIC 在白皮書《工業互聯網:商業戰略和創新架構》也有所介紹,此處不再贅述。



              很多國際知名的工業互聯網公司已經發布了 2019 財年報告,我們參照 Gartner 在工業互聯網平臺魔力象限中所示的企業,挑選重點來看,分別是 Software AG、PTC和日立。



              SoftwareAG

              在 Gartner 關鍵項目(愿景和執行力)的評分上,德國的 Software AG 都是排名第一,表明這家軟件公司在工業互聯網平臺領域有著非常不凡的實力。



              Software AG 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Cumulocity,于 2017 年 3 月被收購,提供與集成、分析和安全相關的設備管理、數據管理和競爭能力。Cumulocity 可以獨立使用,也可以與 Software AG 的數字業務平臺產品組合中的其他產品結合使用,以利用改進的分析、數據管理和集成功能。

              盡管在 2019 財年,SoftwareAG 的云平臺與物聯網業務實現了 38%的增長,但其收入 4230 萬歐元(約 3.2 億元人民幣)低于預期。2019 財年的 License 收入增長了 44%,達到 1260 萬歐元。

              2019 財年第四季度的相關收入增長了 16%,達到 1130 萬歐元,其中,維護性收入增加了 35%(200 萬歐元),SaaS 銷售額增加了 31%(660 萬歐元)。

              PTC

              作為以產品全生命周期管理PLM起家的企業,PTC 自 2013 年起通過不斷并購和戰略性收購,逐步建立起一個囊括 M2M 連接 Axeda、應用程序支持 ThingWorx、分析 ColdLight、增強現實 Vuforia 和工業自動化 Kepware 在內的端到端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并統一整合到 ThingWorx 中。

              2019 年 1 月起,PTC 核心解決方案和 ThingWorx 產業創新平臺在全球范圍內僅通過訂閱方式提供。目前 PTC 的全年營收穩定于 10 億美元左右(約 70.9 億元人民幣),由軟件訂閱性收入、License 收入、技術支持和專業服務構成。



              從業務構成來看,PTC 的營收由 4 部分構成,包括 3D 建模 CAD、產品生命周期管理 PLM、工業互聯網 IIoT 和增強現實 AR。相比于 CAD 和 PLM,PTC 認為 IIoT 和 AR 解決方案的市場增長更快,但其財報中并沒有列出具體的營收占比。

              日立

              早在 2016 年,日立便對外發布了 Lumada 物聯網通用核心平臺,將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應用到現有產品中。



              Lumada Data Services 協助用戶在數據中心、云端和邊緣位置,對結構化和非結構化的數據,進行有效管理。Lumada Data Lake 是具備自我優化功能、創新和智能的數據湖產品。Lumada Edge Intelligence 包括一系列全新軟件和經驗證的邊緣設備,支持企業網絡邊緣各類數字化的應用。



              Lumada 業務的收入在三年內快速增長,從 2016 財年的 9000 億日元,增長到 2018 財年的 11270 億日元,覆蓋 650 家企業客戶。根據日立 2021 財年的計劃,Lumada 的營收目標為 16000 億日元(約 1024.5 億人民幣)。



              國內工業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情況并不遜色,甚至領先。

              以海爾卡奧斯為例,它位列國家級 10 大雙跨平臺首位。根據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的數據,其上工業 APP 數量為 2379 個。

              值得注意的是,如今海爾已經轉型為一家軟件企業。2020 年 1 月,工信部運行監測協調局公布了中國 2019 年中國軟件業務收入前百家企業名單,海爾超越阿里云計算,位列第二,僅次于華為。

              根據中瑞世聯在 2019 年 6 月出具的資產評估報告,截止 2018 年 12 月 31 日,海爾卡奧斯的總資產賬面價值約為 20 億元,市場估值為 45.6 億元。

              03、工業互聯網,“大水”才有“大魚”



              隨著工業互聯網發展的加速,終端用戶對于業務整合需求被大量激發,正在促進 IIoT 平臺之間的“跨界”互通。

              1937 年,新制度經濟學的創始人科斯,在他那篇討論企業性質的論文里,引用過他老師的一個比喻,說市場就像海洋,而企業就是海洋當中的魚。這里面的經濟學問題,是市場本身就可以平衡供求,那為什么還存在大大小小的企業?

              科斯的答案現在大家都知道,市場有交易費用,而企業正是可能節約交易費用的一種組織。再推一步,如果市場非常大,交易費用也一定巨大,那能夠節約海量交易費用的組織,就是巨頭企業。

              但現在工業互聯網的格局并不是“海洋”,而是一個個孤立的“魚塘”,工業互聯網數據和應用之間并沒有互聯互通。

              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 IIC 在 2016 年的白皮書中就明確提出過這個問題。

              下圖中顯示了 IIoT 解決方案的 4 個 APP 應用程序,每個應用程序都通過承載它的 IIoT 平臺,與各自的設備和傳感器進行通信。

              APP 1 與設備 A 和 B 通信、APP 2 與設備 C 和 D 通信。盡管 APP 1 和 APP 2 在工業互聯網平臺 A 上共享通用的基礎結構和服務,但它們無法相互操作,更別提與承載于工業互聯網平臺 B 上的 APP 3 和 APP 4 互通互聯。



              這種情況在工業互聯網的發展初期可能不會遇到問題,但是終歸沒有任何一家平臺能夠完整的滿足一個行業用戶的所有需求,最后還是需要借助數以萬計的工業 APP 企業來共同完善。

              如果工業互聯網平臺上的數據與應用無法互聯互通,APP 開發者就要面對系統無法高效集成、研發效能低等痛苦和問題。

              其實已經有不少用戶發現,企業內部存在這么多“池塘”的數據割裂感:“上云上平臺有可能比不上來還痛苦,原因很簡單,這個工業應用在這朵云,那個工業應用在那朵云,結果發現他們之間的數據是不能互通的,因為底層的基礎設施不相同。”

              對于工業互聯網來說,建設一個彼此沒有隔閡的生態環境,讓各個工業 APP 可以連接起來,是共同搞活池水、做大市場蛋糕的前提。

              搞活工業互聯網的“水源”,匯聚成海洋,這件事情當然是越早著手代價越小,但是面對的困難并不小。

              首先,數據的歸屬權在于最終用戶,工業互聯網平臺并沒有太多掌控力。

              其次,每家工業互聯網平臺都有自己的目標和商業利益。遇到一個工業應用,當你也能做我也能做的時候,到底用誰家?勢必產生拉扯。

              還有,各個企業還處于擴張地盤的階段,有多少精力可以用于推進互聯互通,也難以協調。

              因此,在最終用戶和 APP 開發者面前,有可能產生某個工業應用到底選擇哪家 IIoT 平臺的站隊問題,讓本就處于發展初期的市場,平添了許多前進障礙。

              寫在最后

              在工業互聯網“隔壁”的智能家居領域,2019 年底,亞馬遜、谷歌、蘋果宣布了一項新的合作,將共同成立一個名為“Connected Home Over IP(CHIP)”的小組,旨在開發、制定一套基于 IP 協議的智能家居連接標準。

              雖然這是起步于智能家居的一套標準,但它的適用場景卻不僅限于智能家居。

              CHIP 正在打造的是一條數字“管道”,家用電器、醫療設備、智能汽車…這些硬件的物理功能都可以被轉化到一個統一的數字世界之中。

              面對如此巨大的市場,難怪巨頭們選擇首先擱置競爭,共同做大市場“蛋糕”。

              巨頭們的本次合作,可謂是 IoT 發展史上的關鍵一步。

              從大局出發,工業互聯網是否也該邁出這一步了?

              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如能在技術互補、資源互補的前提下,基于特定產業嘗試互聯互通,同時國家有關部門對數據資產的歸屬、安全、管理等方面出臺相關標準,可以更好的讓最終用戶受益,促進市場合作和生態健碩。

              本文總結:

              1. 在 2020 年,工業互聯網的發展逐步進入了深水區。圍繞精準的產業集群,提供工業互聯網平臺和能力,將傳統企業聚集區通過工業物聯網技術,改造為新型產業集群,成為一種有效路徑。

              2. 工業互聯網領域沉淀的如此大量的設備數據和工業應用,如想轉換成真正的價值,還得體現于商業模式驗證的能力。

              3. 但現在工業互聯網的格局并不是“海洋”,而是一個個孤立的“魚塘”,工業互聯網數據和應用之間并沒有互聯互通。

              4. 對于工業互聯網來說,建設一個彼此沒有隔閡的生態環境,讓各個工業 APP 可以連接起來,是共同搞活池水、做大市場蛋糕的前提。

              參考資料:

              1.中央政治局會議重點點名的“工業互聯網”,正在成為“數字基建”時代的核心,物聯網智庫

              2. 周其仁:水大魚大、水渾魚雜 -- 讀吳曉波新書,騰訊財經

              3.IIoTPlatforms For Manufacturing 2019~2024, IoT Analytics

              4. 工信部:引導工業互聯網平臺增強 5G 等新技術支撐能力,新浪財經

              5.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春秋時代,深度解讀魔力象限,知識自動化

              6.IndustrialInternet of Things: Business Strategy and Innovation Framework, IIC

              7.騰訊為何如此在意 SaaS?,ToB 行業頭條

              8. 一流企業如何定標準?亞馬遜、谷歌、蘋果、宜家…巨頭們罕見聯手做示范,物聯網智庫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