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hz1x"></sub>
        <address id="fhz1x"></address>

          
          

              <sub id="fhz1x"></sub>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面對災難:我們應該建立怎樣的應急物流體系?

              2020-02-06 09:54 羅輝林

              導讀:應該如何為災難建立一個可以快速響應的應急物流體系?不僅僅只是應對當前的疫情。”

              2020年春節所爆發的“武漢肺炎”疫情在很多地方都給我們敲響了警鐘,同時也在很多方面給了我們一些新的思考。比如社會自組織、自救援的快速響應對于救災有著非常高效的價值。正如我黨一直主張和宣揚的:要依靠人民,打贏人民戰爭一樣。當前因為互聯網發達使得大眾對于災情信息的了解和反應已經是極速了。這種民間的快速感知和反應對于迅速聚合物資撲滅災情或者解燃眉之急都是價值巨大。

              在武漢宣布封城之后,因醫護物資的缺乏,民間就迅速通過互聯網組織起了第一批醫護物資的快速救援。所有的交易和付款很容易通過互聯網進行組織完成,但是物資的交付在春節和封城的背景之下就成了難點。而隨后隨著捐贈的物資越來越多,紅十字會作為一個常設的慈善組織,面對這么多物資的清點、接受、分發和配送就明顯力有不逮。那么應該如何為災難建立一個可以快速響應的應急物流體系?不僅僅只是應對當前的疫情。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應急物流體系?

              我們需要一種能吸納大眾參與參加的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它是需要依靠政府來做骨架,吸納更多社會企業和相關組織以及個人來積極參與,最終形成公開透明的平臺體系結構。用互聯網來鏈接和協作各參與者有序的運作和運轉為救災、救助提供高效的服務。

              應急物流體系

              應急救災物流體系需采用區塊鏈的理念和技術確保災區的所有需求以及各項操作記錄都是公開透明和不可篡改的;且需要使得在相同需求物資上的各個需求單位的滿足水平要基本相當。物資供應者以及善款捐助者也能公開透明的看到物資和善款的流向,每筆錢、每筆物資最后是真的、快速流到了需要的災民或者最終救助機構的手中。這都少不了物流在中間承擔物資的流通者,所以物流信息也必須透明清晰。所有的這一切既要處于政府的監督和管控下,也應該處于所有參與者以及社會大眾的監督之下。其特征如下:

              1. 由政府強組織與管控,大眾可自組織參與的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

              當災難發生后,無論是疫情、還是水災、火災或是地震,災區的人才是“神經末梢的反應元”,也只有他們的吶喊和需求才是最真實和最迫切的。而與之能產生共振和共鳴的則是與災民有聯系的親人/鄉親以及一度關系的人群,在微信等社交媒體的快速傳播下,這就極易推動整個社會產生很自然的自組織救援行動。這種“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社會自助救援已經是我們這個多災多難國家的傳統。也符合我黨的思想:發動群眾、依靠群眾打人民戰爭。希望人民群眾在困難時期團結互助,幫助災區度過難關、實現生產自救。

              在災區,在災情肆虐的時候更緊缺的是物資而不是錢。比如這次武漢的疫情更需要的是醫護用品來確保醫生的安全和隔絕病患的交叉感染。所以如何能確保災區所需要的物資能快速準確的進入災區,并交到需要的單位或是人的手中,這就是應急物流的核心命題。

              顯然在速度上,社會的自組織反應速度會比政府的強組織快;而在規模性上,政府的強組織則動員能力更強。對于大眾參與的自組織應急物流體系,首先要求的應該還是有序,無序的救援不僅僅是浪費了社會的財力和物力,甚至還會給參與者帶來傷害。在有序的基礎之上,再通過技術的能力同步協調各個參與節點的有序度以提高整個自組織的效率,所以這就要求整個應急物流體系有著高透明度。

              2. 全透明的應急物流體系,實現社會資源的開放性插拔與透明監督;

              無論是政府的監督和管控,還是社會大眾的自組織參與都必須是建立在開放、透明的基礎之上。鑒于救災救急的時效性,災難的應急體系更應該是開放的,允許大眾自組織的接入,所以這是無法采用預審制,只能是注冊制。也不存在強制性,對于各種非關鍵節點和沒有執行任務的社會資源就可以隨時主動退出,以實現社會資源的熱插拔。

              同時,應急體系必須和互聯網的各社交平臺形成聯通互動,才能快速的通過社交平臺形成資訊交互,同理心、同情心的共振,才便于資源在應急平臺上進行聚合和有序有效的流轉。而監督則應該是事后監督,鑒于救災的緊急性,應急體系不應該在事中設計審批流程,而應該是基于行為信息的不可篡改來做事后的審查監督。唯有如此,我們才能真正實現救災即時,監督有據。

              3. 有專業的物流服務能力,同時在末端要能與災區進行專業對接的配合能力;

              在救災物資的配送操作當中,從提貨到災區之前,都是物流專業的事情,畢竟無論什么物資,對于物流人而言都是包裹、貨物而已。但是在進入災區之后,則不然,有很多末端物資的配送需要有專業的資質或設備。比如,此次疫情醫護用品的配送,則需要配送人員佩戴醫護口罩,嚴重的甚至需要穿防護服。有些對于車輛和載具在某些情況下還需要經過專業的消毒處理。當然對于醫藥的相關物流則更應該是專業的物流體系來操作和處理。

              因此,在整個應急物流體系中任務的分解和分節,基于不同環節和不同要求的專業銜接,以及基于銜接體系的運轉是需要經過強設計和基于實際運作來具體安排。而在現實中還面臨另外的挑戰:斷路與封路。無論是在火災或是水災以及地震,道路被中斷也都是很正常,但是信息的即時上報以及物流路由路徑的即時調整對于整個應急物流體系則是異常重要。而對于“封路”,基于責任和權限的審批在整個物流應急體系當中則需要進行相關通行標志的設定和識別。這些在整個社會化大物流應急體系的自組織結構當中都是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即:如何讓整個社會運作按照災情緩急和救援的需要,用專業的邏輯和判斷使得整個救援工作可以快速順暢的進行?否則就只能走向行政許可的老路,用行政命令的粗狂和簡化代替專業細節的處理和評判。

              比如:本次在湖北地區的封城當中,各地的通行需要到各地疾控中心進行審批和蓋章,由他們判定和許可物流車輛是否可以上路和運載。這是因為在當前的應急物流體系中無法進行自主判斷和甄別的行政許可制,這是通過犧牲救災效率但是可以獲得病毒隔離的平衡。而在社會自組織救援中,如果無法獲得末端專業的物流對接和服務,那么這種自組織運作也終將陷于混亂。在組織和協調無序的情況,大量的參與者在沒有專業背景的前提下盲目進入災區只會是添亂。

              建立社會化大應急物流的可行性

              1.技術可行

              對于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的建立,其技術基礎就是借助互聯網建立面向專業領域的有序化、成規模化的專業平臺工具體系。當前社會大眾已經在利用互聯網幫助自己的父老鄉親、親朋好友在進行自救,但是要將這些民間的自救形成更有序和更有效協作體系,這就需要通過互聯網將這些運作規則和邏輯給完全的工具化。

              在電商和基于互聯網的公共物流平臺運作了這么多年,在互聯網技術上已經不存在技術的門檻和難度。而且當前智能手機已經完全的普及,所有的終端操作都可以用個人的手機去完成即可。這就為我們的大應急救災物流體系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另外這些自組織的自救行為有很多都是慈善行為,但是中間又會夾雜著商業運作。這就一定需要運用區塊鏈技術將整個社會自救的自組織行為進行明確的記錄和上鏈,使得整個社會運作公開透明。否則就會像壽光捐獻給武漢的蔬菜,因為沒有渠道流通,只能進入超市,但是募集的善款又必須捐獻給慈善組織,而因為信息和過程的不透明,使得參與的環節在一個外行的記者報道下讓所有的參與方都蒙受了不白之冤。

              而如果這些行為和過程能用區塊鏈進行同步和上鏈之后,這些相關的參與方和涉眾就根本不需要進行解釋和說明。基于區塊鏈上不可篡改的信息就能幫助大家自證一切。區塊鏈技術經過10年的發展也基本上沒有大的技術瓶頸,尤其是在主席2019年10月24日的講話之后,區塊鏈技術對于社會的應用更是掀起了一個高潮。

              這兩項應用技術在目前都已經是成熟的,雖然區塊鏈技術還沒有像互聯網那樣應用普遍,但是已經有諸多的技術成熟應用,基于區塊鏈的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從技術實現上將不是難題。

              2. 社會物流基礎體系可行

              因中國電商體系發達,這些年中國的物流也突飛猛進的發展。無論是快遞物流,還是第三方物流,還是車貨匹配平臺或是基于眾包共享原理的即時配送體系,我們在技術應用和普及上都是最快的。這些大量用過物流配送終端工具的司機、配送員以及快遞員對于基于互聯網工具的使用已經不需要進行再培訓,只需要加入注冊,就可以根據平臺下發物流的運作指令進行物流包裹或者貨運的交接。所有物流的操作過程和工具使用對于他們都是駕輕就熟,而且這些人都是分布在全國各地。此次湖北的疫情,在醫護物資的末端配送上沒能將這些已經回家過春節的物流快遞人員和司機用上,其實是我們社會的一大損失。

              另外對于各個快遞以及物流企業,他們倉庫和分揀中心在整個社會進行應急救災的時候是最高效的物資分發和調撥中心。但是在此次救災當中,無論是醫護用品的分發,還是封城之后,生活物資的配送,都沒有利用上這些社會既存的物流設施和資源。

              在社會化大物流救災體系下,需要充分利用這些既存的社會物流資源和社會人力資源,將他們通過緊急救災體系鏈接在一起為災民和災區以及救護人員進行服務。確保參與救災人員的后勤無憂、工具順手、防護足夠,確保災區人民群眾救援及時、醫療可靠、生活充足。

              在此次的武漢疫情中,作為救災物資的中轉調度樞紐——“湖北紅十字會”是一個慈善組織,是完全不可能按照災情做人員和設施工具的儲備。而在疫情發生后,大量的救災物資源源不斷的涌入武漢,這些物資需要接收、暫存、儲運和發放,而這種業務對于紅十字會是完全非專業的,這自然對他們形成巨大的業務壓力。即使加上臨時參與的志愿者,對一個非物流專業的組織和沒有經過磨合的團隊去完成一個峰值巨大的物流分發任務,這是完全不靠譜的。

              所以最終的結果就是全國人民干著急的看著倉庫里面堆滿了捐來的醫護用品,而醫院醫生缺少防護用品。紅十字會應該更多是資源的組織者、協調者,協調和組織更多的社會資源和設施以及人力參與到災情的救援工作當中,同時為參與者做好防護工作,讓專業人員來處理專業的事情,由更多的物流從業者幫助紅十字會完成救援物資的調度分發。

              3. 社會意識可行

              隨著中國的整體富裕以及國民意識的提升,中國人已經具備自組織的救援的意識和能力,其實這種意識也是人類在災難面前要相互幫助的潛意識。在這次疫情中,我們已經看到了社會在自組織進行建立大規模的協作,這也是為社會自組織的救援應急物流而奠定了社會意識基礎。基于這樣需求和基于大眾的救助和救援意識,就很容易在災難期間將社會的物流資源和人力進行重新鏈接和組織以為災情所用,但是前提是需要建立與之配套的、專業的鏈接協作工具平臺。

              如何建立起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

              建立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其實是非常具有挑戰性,但是為了在能在災難時有一個可以銜接整個社會資源為救災進行有序服務的體系,這還是一件非常值得嘗試和探討的事。而這個體系一旦建立起來將可以有序化無論是民間還是官方的救援資源,這將會使得救災的速度和效率得到快速的提升,也將會緩解公眾的焦慮,減少對政府以及公益慈善組織無端的指責。

              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是一個涉眾非常廣泛的龐大體系,它需要按照不同的角色將不同的社會對象進行有針對性的設計,然后由他們行駛他們不同的職能,最終共同協作完成救災任務。這個體系需要每個人各司其職,也需要相關人員的協同配合。所以這一切必須要在大眾的監督之下,用信息的透明去敞開操作過程的選擇,用不同聲音的批判去辯證措施的合理性。所以這是一套復雜的體系,也是一套透明的體系。

              1. 社會大應急物流需要考慮的角色有:

              社會大應急物流需要考慮哪些角色

              1) 政府角色:政府角色應該是一個角色群,有若干的相關部門組成。但是除了具體執法部門需要通過應急物流體系獲得授權信息,比如封路的《通行證》。這在傳統模式下是需要相關部門在紙質單證上簽字蓋章才能讓被授權者通行。而大應急物流體系則可以根據任務授權自動生成授權的通行指令,只要執法部門認可系統的自動授權指令即可根據系統指令執行通行。而這一切只需要在手機上操作即可。

              當然其它需要政府執行和審批的關鍵業務節點和指令也可以用同樣的邏輯。即系統分配了執行任務就可在應急救災體系中自動獲得系統的授權,只要相關執法部門認可執行即可,執行的時候依系統授權指令做執行記錄。這是因為救災時的時效最重要,一切從簡從急。但是所有的執行記錄需要隨著整個救災行動而進行行為留痕,以備政府各個部門進行事后審計和監督。同時這些信息也必須上鏈,以敞開給全社會做公開監督。

              2) 公益組織:公益組織是捐贈者和災區以及受災群眾的聯系紐帶,如果只是平常的公益捐贈,公益組織的基礎運營人員倒還是可以支撐其正常運轉。但是當災情發生之后,大量的捐贈以及大量的災區需求對于公益組織將是沉重的業務壓力。但是公益組織對于救災應急、扶危濟困是不可缺的,他們主要的職責應該是組織協調,組織協調捐贈者進入整個應急體系,協調需求者發布需求以獲得捐贈響應。對于資金捐贈,因為不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公益組織依然可以按照傳統模式進行運作。

              而對于實物捐贈,讓日常沒有物流設備和設施以及運營經驗的公益組織來組織大量的物資簽收、存儲和發放以及配送確實強人所難。而這次疫情中,民眾拋出巨大輿論壓力指向湖北紅十字會也是由于物資分發不能及時到位,大量物資堆積在倉庫無法分發到醫院。這實際上和前些年的“雙十一”是一個原因:供給能力不匹配需求。慈善組織是沒有這種基礎物流服務能力,更不可能抵抗這種高強度業務壓力。所以救災物資是無法順暢調度的,況且慈善組織還是非專業的物流服務體系。

              3) 物資需求角色:在災難期間,無論是救災防災、還是災民需要更多的是物資,而不是錢。如這次在武漢的疫情當中,不是沒有錢去購買醫護用品,而是缺乏貨源以及購買之后無法送到使用者手中。

              在應急物流體系當中,理論上,任何單位和個人都可以在系統中對物資需求進行申報以獲得捐贈,但是相關信息必須明確和上鏈:品類、規格要求、數量、期望送達的時間、甚至標準以及期望的生產商等。至于申報的物資數量需求是否合理,則可以經過事后審計得出。當然并不是每個需要物資的單位或個人都會有人捐贈,這就需要參與的人、獲知信息的人盡可能發動自己周圍人去募捐以此來獲得物資的滿足。

              4) 捐贈者角色:任何人和單位都可以成為捐贈者,無論是捐錢,還是直接捐物資,還是用錢自己購買物資捐贈給需求者。所以:

              i. 如果是捐錢,因為應急物流體系會采用區塊鏈技術,那么央行的DCEP天然就是最好的捐贈錢包,如果使用基于區塊鏈的央行數字貨幣,那么所有的善款的流向和使用用途就更容易追蹤了,捐贈者的善心是否被濫用或者浪費,對于捐贈者和大眾就能一清二楚。

              ii. 如果是捐物,無論是直接捐物還是購買物資捐物。所有捐物的數量和訂單必須與需求者的需求進行對應,確保滿足需求者的技術要求、廠商要求以及到貨要求才能形成捐贈訂單。而一旦捐贈訂單形成,物資需求者的申報數量將會自動減少。當然需求方還可以根據救災情況會進行二次甚至多次發布需求救助。所有的捐贈信息和被滿足信息也將全部上鏈,供大眾進行監督和評判。

              為了平衡各個需求方的物資滿足,應急救災體系還可以通過一些算法機制,以確保各個需求方都能得到基礎物資的滿足。比如滿足比率最少者優先,用這樣的系統算法和透明機制以確保各個救援部門和單位都能獲得到對應的物資滿足,以解決紅十字會所遇到的物資分配不均的責難。理論上:親幫親、鄰幫鄰,所以最后基本上各地的需求都可以得到基本的滿足以度過最初的難關。

              5) 供應商角色:在災難的時候,無法要求各個供應商也必須是捐贈者,畢竟他們也是需要對他們的員工發工資,水費電費以及原材料費也都是需要拿錢來購買,所以供應商在這兒是一個物資銷售角色。他們需要在平臺上公開自己的生產資質或者商品銷售資質,滿足標準以及所對應的商品庫存。以供需求者或者捐贈者購買,然后進行物流發貨,交給物流體系進行物流配送。

              6) 物流角色:在應急物流體系當中,因為時效的要求,最好就是直送模式。即從供應商的庫房直接提取然后直接送達到需求者手中,中間不去考慮裝載率以及拼貨這些在商業運作中要考慮的成本問題。當然在現實中還是有很多小包需要通過第三快遞的模式進行交付。那么這些則可以直接委托給EMS、順豐或者“三通一達”。

              因此,在這種應急物流體系當中物流的服務配送其實就是眾包直送模式,將物流任務直接眾包給物流公司或者有物流運營資質的司機即可。

              需要注意的是:在進入災區的配送服務中,對于司機和物流服務人員要提供合適的防護措施以確保人身安全和健康。另外,在救災物流體系中還是需要在受災地點或者物資需要集中的地方設置轉運中心,以方便大宗物資的快速分發和轉運。在實際的運作中,這種物流轉運中心完全可以征用社會上對口的第三方物流公司,用他們的存量資源和既有的服務能力即可。因對方已經高度信息化,所以只需要在平常實現相關的接口和信息接入并做好對接演練即可。 當然,還有其它的功能角色,比如災區的服務志愿者,這些也是整個應急體系不可缺少的力量。之所以要在整個應急物流體系當中設置這么多人員角色,目的其實就是為了發揮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應急物流體系需要在政府的管控和支持下,將專業人員進行聚合形成專業的服務能力以快速的將災難、災情降到最低!

              2. 社會化大應急物流實現的關鍵點

              社會大應急物流實現的關鍵點

              1) 一切信息須公開和透明:這些信息不僅僅只是捐贈資金的往來信息,還包括救災物資的需求信息(發布單位、發布人、發布原因、用途等等)、捐贈人的信息、銷售單位的信息以及產品信息。然后就是全軌跡的物流配送服務信息以及中間遇到路障、檢查等,最后是物資接收信息的確認和反饋。從需求的發起到最后的滿足,這一個整個環節必須是完整和全面的,中間不可有任何基于人工的環節。

              這些數據同時也必須上鏈,形成不可篡改的記錄。唯有如此,整個社會對于救助的公正性和公平性,才能提供給大眾進行追溯和監督;才能提供給政府部門進行審查和管控。

              2) 實現捐贈者和需求者的直接對接:在任何的救助面前,“有”與“缺”的直接相對都是最高效率的。任何在中間進行協作的組織環節其實都是成本和時間的損失,而導致救援效率的下降。

              如:解決武漢協和醫院醫護用品的困境最終是由企業和武大、華中科技的校友精準對接而得到緩解。另外這種直接對接也將解放社會大眾對于第三方組織的質疑和詰難,也不會發生任何數據的偏差和錯誤,即使有也將是由捐贈者和需求者自己解決。

              3) 物流的全線追蹤和透明:在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中,需求和捐贈的對接能獲得原始達成的類似于C2C的訂單信息,基于訂單,物流的運作才能有依有據,才能形成訂單和直接的物流任務,因此進行物流任務的運作委派,直至最終配送交付完成。

              4) 技術的實現必須是分布式和基于區塊鏈:在災難發生的時候,我們無從知道災難的程度和災難的影響面。所以對于應急系統的運作和部署必須是分布式的技術體系,其承載能力必須隨時可擴。而對于各種核心關鍵的訂單信息必須打包上鏈,無論是基于那種數據存儲的技術。另外這些數據需要敞開,對于有基本數據訪問能力的人,所有救災數據的前后關系,起因邏輯都能完整的查找和自我分析。 社會化大應急物流體系其實是與整個社會在災難面前的救援體系應融為一體。只不過當前隨著互聯網的發達,很多非物流部分的組織和銜接可以通過互聯網在云端完成。但是最終還是需要通過物流來完成物資的交付,而分散的云端指令對于物流運作將會是無序的。

              所以需要首先構建將“救災云端化”的組織和協調用統一的系統和工具把這些“碎片式的云端鏈接”聚合起來,然后才能獲得集中有序的需求,從而使得社會化應急物流能快速的周轉以完成快速即時的救災。這就需要為之定義若干的角色,通過這些角色的功能將散亂的行為進行有序的聚合。然后再由參與的物流角色去完成線下的物資物流交付,最后快速的完成整個災區的救援工作。這一切的過程必須透明和數據上鏈。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