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fhz1x"></sub>
        <address id="fhz1x"></address>

          
          

              <sub id="fhz1x"></sub>

              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智能眼鏡又火了起來?未來又會如何?

              2019-12-13 11:25 新快報

              導讀:化繁為簡, 智能眼鏡又火了起來

              上個月,華為與Gentle Monster聯合打造的智能眼鏡EyeWear正式在國內上市,并在上線后秒罄。幾乎同時,Bose Frames國行開售、亞馬遜發布Echo Frames,而以Mutrics為代表的新興獨立品牌也開始將其智能眼鏡的市場從歐洲拓展到了亞洲。

              智能眼鏡開始越來越多出現在日常生活中,甚至蘋果、FACEBOOK也在進行相關產品開發。這就讓人好奇,除手表和耳機之外,智能眼鏡為什么突然又開始火了起來?智能眼鏡的未來又會如何?

              嘗鮮失敗

              智能眼鏡的起步要追溯到2012年的Google Glass,這臺設備集中了當時人們對可穿戴設備的各種想象。攝像頭、顯示屏、揚聲器、麥克風等元器件加入讓它成為名副其實的“殺手”,使其在各種場合都可以拍照、錄視頻、播放音樂、接聽電話、導航。隨后,谷歌眼鏡享受著媒體輿論對它的褒獎,《時代》雜志也將谷歌眼鏡評為2012年最佳創新之一。

              但谷歌萬萬沒想到,現實卻給它澆上了一盆冷水。2013年,隨著谷歌眼鏡走入消費者市場,用戶發現谷歌眼鏡的制造技術、應用場景等遠沒有宣傳片中來得“科幻”,似乎谷歌的研發團隊自己也沒搞清楚這款眼鏡的定位是什么,輿論開始急轉直下,“谷歌眼鏡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產品”成了媒體的新論調。

              一年內,谷歌眼鏡從挑戰智能手機的創新產品變成了雞肋。2015年,谷歌在官網上留下一句“感謝你與我們一齊探索,探索之旅仍未結束”,宣告暫停面向消費者的谷歌眼鏡項目,同時,谷歌開始開發企業級的谷歌眼鏡。

              與 Google Glass 名氣相當的微軟 HoloLens 也遇到類似問題。盡管賽道不同,微軟選擇了混合現實技術(Mix Reality)作為智能眼鏡的突破口,但這款產品依然是集成度相當高的產品,可以在空間中進行虛擬操控,還在內部加入大量傳感器、芯片等。所以產品發布后,價格高昂、功能不成熟的標簽也都令它與消費者漸行漸遠,如今的 HoloLens 選擇在工業制造、產品設計等 B 端市場發揮長處。

              谷歌和微軟在消費級市場的嘗試幾乎宣告了一個事實,大多數普通消費者對智能眼鏡最敏感的是技術和價格。只有用成熟的技術抓住痛點,用較低的價格占領市場,才能讓產品走上不斷迭代升級的消費者之路,而沒有找到這樣的路線產品就不會成功。

              化繁為簡

              而在這條路線上,可穿戴領域的智能手環就做出了很好的示范。顯然,要想進入尋常百姓家,智能眼鏡也需要找到和手環類似的點才能打開市場,這時候,音頻功能開始走進各大廠商的眼中。

              讓眼鏡和藍牙耳機結合是智能眼鏡找到的出路,也是今年以來產品上最明顯的變化趨勢。四月份,極客之選體驗的 AfterShokz 研發的 REVVEZ 骨傳導太陽眼鏡上,通過骨傳導技術和太陽鏡的結合,這款產品可以在用戶戶外騎行時既充當太陽鏡,又可以聽歌打電話,但除此之外,這款產品沒有對鏡片做任何科技改造,讓它在外觀上看起來和普通太陽鏡類似。

              類似的變化也出現在華為 X Gentle Monster 聯名眼鏡和 Bose 智能音頻眼鏡兩款產品上,這兩款產品也都有太陽鏡款,不同之處在于華為 X Gentle Monster 聯名眼鏡還推出了光學鏡片版本,但在功能上,這兩款也都選擇了音頻作為切入口,沒有過多花哨的功能,更像是藍牙耳機和眼鏡的結合。

              音頻功能加入讓這三款以太陽鏡為外形的產品找到了一個很好的切入口,在戶外尤其是運動時,戴上耳機聽歌既不安全也不方便,通過這樣的眼鏡就能一下解決兩個難題,還能減少對耳朵的壓迫感,因此從功能上說,它找到了藍牙耳機不擅長的領域。

              這樣的功能簡化趨勢源自于智能手機功能的日益豐富與增強。手機如今已經是集生活、娛樂、工作為一體的強悍設備,無論是處理器還是系統集成度都非常強大,這樣的設備可以支撐起日常使用的方方面面,它的算法也可以支持眼鏡這樣的設備,因此智能眼鏡的優勢就集中在聽、看這樣的核心上,避免復雜運算后也可以更好控制體積和重量。

              如今越來越多廠商已經開始認識到可穿戴設備和手機的關系是互補而非替代。自 Google Glass 誕生之后,可穿戴設備形態日趨多元化,不同設備提供了不同的基礎能力,智能手表提供運動、健康監測功能,智能耳機提供語音助手、通話功能,盡管手機也可以實現這些功能,但在日常使用上不及這些設備方便,這正是智能手環、手表、耳機產品迅速發展的重要原因。

              AR未來

              功能的簡化只是第一步,無論是利用骨傳導技術還是微型揚聲器,無論是主打戶外運動還是多元時尚,在 2019 年,智能眼鏡領域迎來的這輪新繁榮,都在盡量用更接地氣的方式嘗試去尋找出新的用戶痛點。

              但顯然,華為 X Gentle Monster 聯名眼鏡和 Bose 智能音頻眼鏡這兩副眼鏡都不會是智能眼鏡的發展盡頭,反而更像是未來 AR 眼鏡的雛形,以及還有廠商在“后 Google Glass 時代”回到起點的重新思考。這就讓我們更加期待功能更多、使用場景更廣、能夠支持網絡和 AR 的下一代智能眼鏡了。

              如今,眼鏡已經被賦予了智能可穿戴設備的功能,就像是在 AirPods 中的 Siri、Google Glass 中的 Assistant,它們逐漸成為最貼近人類大腦的智能助手,一個“隱形的大腦”。

              就在今年6月, vivo在上海MWC展會發布了一款AR智能眼鏡,用于擴展娛樂。但這款智能眼鏡需要搭配vivo的5G手機使用,因而具體上市日期還是個未知數。但據介紹,vivo的智能眼鏡可能是通過USB線連接手機使用,將會提供游戲、影院、協作辦公、物體識別、面部識別等功能。

              隨后今年9月份,HTC正式宣布了其智能VR眼鏡產品Vive Cosmos將正式開售,國內售價為5899元,采用翻蓋式設計,支持HTC Vive自研的inside-out追蹤技術,再加上自從各種支持VR的PC臺式機和筆記本電腦使用,使得用戶可以在戴上該眼鏡之后,實現現實與虛擬界面的無限切換。

              此外,蘋果將要推出智能眼鏡的傳聞從2017年來一直不斷,雖然沒有實體產品,但據今年5月投資公司Digi-Capital和AWE(Augmented World Expo)對AR/VR行業內部人士的調查顯示,在智能眼鏡榜單上,尚未推出智能眼鏡的蘋果竟獲得了43%的行業支持率,成為行業人士支持的第三大智能眼鏡平臺。

              由此看來,未來無論在國內抑或國際市場上,智能眼鏡都將成為各大科技玩家的必爭之地。根據有關機構預測,在全球范圍內,到2023年底,全球AR和VR智能眼鏡市場規模預計將達310億美元,年復合增長率將超13%。再看到我們國內市場,也有機構預測2019年中國智能可穿戴設備行業市場規模將達到433億元,甚至到了2023年,會突破千億元。■新快報記者 陳學東 實習生 劉泳彤


              日本黄色视频在线观看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